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【壮丽70年征文】牢记使命

编辑:袁平凡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7-26 16:09:56

○杨安民

食官饭,任官办;食官粥,任官督。这是我父亲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客家人民间谚语,用客家话抑或用广东白话来诵说,十分押韵,琅琅上口,意思是阐述一个人工作上要在其位谋其政、敢于负责任;父亲他不但这样说,而且用行动树立了敢于承担责任的精神,激励着我们。

我的老家在北部湾畔,每年九月十月前后,凶神恶煞的台风光顾时刻,狂风呼吼,大雨袭击,竹木腰折、海水翻滚、潮水逆流、江河海堤坝崩裂,对人民群众造成了巨大的威胁,因麻痹大意而导致的悲剧时有发生。

那一年,我还是在读小学的时候,连续几天的酷热后,那天闷热得使人心烦,天上的乌云密布,万里浮云一动也不动,木麻黄树不时地摆动着顶端的尾巴。早上时分,在公社当干部的父亲草草地吃了两碗白粥,嘱咐一番我们兄弟仨人要注意天气变化,就骑着自行车,风一般地往他驻点的村庄。

我到了学校,学校宣布放假回家避台风。回到家后,雨水一点大过一点地往下扔,风刮得一阵比一阵猛,母亲焦急地模仿着母鸡的叫声,寻找散落在四周山边的小鸡;正好在此时,邻居的人家冒着雨将成熟的稻谷收割回家,母亲一脸的忧愁,埋怨父亲在关键的时候没有好好把握,干吗非要去上班,眼看好收成的稻谷都成了煮熟的鸭子飞了。

午时时分,接踵而来的闪电划破宁静的长空,雪白的磅砣大雨急剧而下,狂风呼啸,不时传来了竹木“噼噼啪啪”的折断声;家门前的那口山塘,也被雨水冲崩了塘基,周边山岭上的木麻黄被狂风吹刮得横七竖八地散倒在地上。因房子的瓦面被狂风吹坏了,母亲在忙个不停地将家里的洗脸盆、木桶、大钵子等拿出来,用来盛装从天上掉下来的雨水。

下午,台风夹着尾巴逃走了,平时高高地傲着头的山稔花也低垂着头,裸露着红土的村道还在潺潺流水,村子的里里外外一片狼藉,母亲既要急着找鸡找猪,又要防止积水浸崩房屋墙基,还要惦记着禾田里的水稻。

次日中午,父亲回到家里,我他全身上下留下不少泥巴的痕迹,变得又黑又瘦了。父亲兴奋道,连日来,党员干部突击队夜以继日地搬沙包加固沿海危险堤坝,防风工作不留死角,群众没有伤亡,台风过后及时采取措施,群众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。由于家里的稻谷没有及时收割,减产已经成定局,看见父亲一脸自豪,母亲难免要数落几句他。父亲捧着洗脸的毛巾停留在脸前半晌,他一脸的满足,一脸的幸福,一脸的阳光地说道,这是工作责任嘛,我们共产党人要以主人翁精神对待工作,要牢记使命,在急难险重任务面前,我能往后退吗?这就是父亲滚烫的敬岗爱国心。

时间在我的遐想中飞驰而去。父亲的话语,我铭记在心里,在阳光、温暖和充满蓬勃向上的生命中加入党组织。此后无论是在乡镇还是到市机关工作,我坚持做到牢记使命,人生的岁月注定是从平淡走向绚烂。

哪年春节,除夕下午,还没有放假,不过有的单位已经锁住了大门,有的单位尽管大门开着,但是里面冷冷清清,在平时车流如鲫的大街车辆逐渐减少,不时传来炮竹声。在市自来水公司侧面,我见到了一个熟人,熟人哈哈大笑道,还要上班吗?我点了点头,他嘲讽道,这个时候谁不在家饮酒作乐啦?就是狼狗都要挣脱锁链跑走……

来到办公室,处理完毕手头上的工作,已经是三点半时分,我和远在六十公里外的父亲通电话,征求他的意见,是否可以提前下班回家。稍停片刻,传过来了父亲斟满亲情带着老家浓厚方言的严肃话语——这个时候一般不会有事,但是你不要有侥幸心里,如果有突发性事件发生,找谁?家里吃不愁、穿不愁,没有什么活要你干,你现在要履职尽责。

此时,父亲往日的话语声萦绕于耳畔,回响于心际,给我平静的内心注入了清泉,同时也仿佛加铸了全新的动力。放下话筒,我在嘈杂喧嚣的生活中静下心来,专心工作起来,一丝不苟地把眼前的工作做好。下班的时候,我收拾好办公桌面,关好电脑和门窗,飞毛腿一般往车站跑,幸好还赶上回老家的最后一趟班车!(作者地址:广东省廉江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)